挚无

梓木:

/关于那篇书信体。中也的回信,很短,笔迹潦而大,洋洋洒洒铺在信纸中央,没有丝毫涂改痕迹。


 


 


 


太宰:


 


这年第一天就收到了这样一封不清不楚的来信,怕是一整年都要晦气。


 


你叫我不要回,你觉得我会遂你意?别太自以为是了混蛋,要先走也好,写日记也好,莫名其妙的梦也好,都与我无关。上床和接吻是两个人爽,我不跟你计较,但也仅此而已了。


 


我不是你的暖炉。以前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所以你到底在掩饰些什么呢?我认识你多少个年头,十年又九个月,整整三千九百二十四天,太宰治,你以为你在我面前,还能藏得住什么吗?


 


你就是一个傻子,一个懦夫,一个口口声声说无欲无求、奢望得却比谁都多的混蛋。你在我的生命里刻下了太多太多的刀印子,你不自知,我便跟你没完。


 


那封信我烧了,没必要留着。你藏着掖着的,最多不过一个“爱”字而已。


 


 


说出来啊。


 


 


正月


中原中也


 


 


 


 


 


<< 


太宰治读完信,认认真真地叠好,塞回信封,又把信封夹进日记本,把日记本放回抽屉。苦笑一声,起身,走出门去……


 



评论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