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无

歌鸟风月

稚野:

  啊啊,中也,别走。倘若你断定我们那孽缘的韧度足以令我们互相死死勾结一辈子,那便是大错特错了。别拿着年轻的资本对我动手动脚,别拈来新鲜的血液同我炫耀,更不要以猖狂的口角于我永恒。这世上哪里有不愿殴打我的人呢?如果我始终渴望的是灭世肆虐,反倒要安心了。我如今可以明明确确地告诉你,一旦你回过头去,施舍了一步履,我们便再也不会相见。我已经受够了,倘若在这么好的春日里也无法解开落下的线球,我便再也熬不住任何一分一秒了——我将会真正地死去,连灵魂也无法与你相见。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呢,太宰?我无数次地回过头去,也没有摆脱过你的谎言。你不能说我这是说谎,因为如果不然的话,我全可以仅仅杀死你而自足,更不必那样渴望着厌恶你。


  倘若没有你,即便我一生爱一百个人,或许有千万个人爱我的灵魂,我也将永远彷徨着。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即便你认为我满口胡言,给我无数并不可爱的拳脚,我也会仍旧无法释然。若我放手远冬,得亏留的是泪。但是同你,一条红线要是把五脏六腑都撕扯个干净,疼得那龇牙咧嘴自然是不用坚强活下去了,勇气也管不了用,流的是真真实实的血。可你不能说我撕心裂肺,也不能说我仍旧在祈愿些反而不真实的爱。我无法仅仅想念你而自足,是因为寂寞从不讨好我,反是深夜的窒息来找我作伴,那也是因为我身旁空缺出来一个床位,怪可怜的吧。


  管你可不可怜呢?我没有什么同你继而纠缠的必要,也没有任何告别致辞。这世上存在的人里面,不用细数,我便确是憎恶你的,但要是说起来缘由,恐怕谁也不清楚。我不会知道这次是不是永别,但别拿你那套哄小丫头片子的伎俩来骗得温存了,即便对于我们来讲是永别,也实在无所谓。不过我从今往后耳根清净,生活美满,你过得如何,同样再也不会想起。哪里会后悔呢?


  我先前已经说过了,很多话只能说一次,不然不会真。如今是初春,我相信口头不是心头。因此,倘若你也是爱着我的、不、或许你下辈子是决定把这一把碎了的心交给我保修的话,最好现在就过来签一张保证书,免费的,连期限都没有,机会难得。反之,如果你觉得累赘了没法儿了不必要了,我们尚且可以一笔勾销,多简单的事情呢?今后要是在街上碰见了,我主动行行好,转个弯就罢了。可,不巧,我第二天就打算离世了,今后也不需要你走在街上也提心吊胆了。嗨,中也,你在转身之前,跟我说句话,好吗,什么都可以。垃圾也好,我便带下地狱去熬粥嚼碎,汤汤水水痛哭流涕那么一灌,一生的爱啊恨啊生命啊,就殆尽了——多好的事呀。


  你他妈快把眼底抹抹先吧,可怜兮兮的,别一副我欺负人的模样。这装模作样不是你最会的绝活儿吗?那你死去便好了。唉,我也行行好吧,要是冬天来临,就给你烧封信去吧。要是不知道写什么,就意思意思给你烧封白的,拿到手上,不想看扔了也无所谓。对我来讲实在是件麻烦事,可一想到今后每年的春来便要想起你这张丑陋脸蛋儿,不过是为了免得晦气让鬼压床了。


  一句话呢?


  有点遗憾。


  哪里?中也是要挽留我吗?


  快去死吧,混蛋。我活该这条命这辈子喜欢不上你,没办法,喂,死后待自己好些,自杀用的那桔梗啊匕首啊,你烧了去就好,别伪善地留在这儿让谁给你收作遗物了。


  我喜欢这件风衣。


  行,我给你烧去。


  我舍不得这条绷带。


  噢。


  中也,能帮我把我喜欢的东西都烧了去吗?


  好吧。


  那,就没关系了。
  我们便在地狱相见吧。

评论

热度(79)

  1. 挚无稚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