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无

【双黑/太中】 搭档02

*中也视角

我端着那个空着的酒杯一直没有放下,笑弯了的眼角逐渐伸展,嘴边的弧度一直挂着有点发酸。

到底有多久没这样笑过了。像个傻子一样,笑得眉眼弯弯,好像全心全意相信着这个世界是美好的一样,那个时候,太宰治是这样说的吧。十一二岁的自己觉得作为未来的黑手党要是真的笑成那个样子实在是太糟糕,硬是把习惯改了过来,现在想想算不算当时就着了他太宰治的道了。 啊,好像死青花鱼就是从那时候学会假笑的,就用那种眉眼弯弯欺骗力十足的纯良笑容坑了老子多少次。

头好沉。 意识一点也不模糊,我甚至觉得我能自己走回家刷完牙洗完脸把地拖了再睡。算了,还是喝醉一点吧。 草!酒瓶里一滴酒也不剩了,我有喝了那么多吗? 我把杯子一把掼在桌上,头抵着放在吧台上的胳膊,右手不厌其烦地把每一片碎片按得更碎。 去你妈的太宰治,老子一点都不在乎你,你死了老子都想放鞭炮庆祝一下,然后这辈子都不会再遇上你这样的混蛋,你靠着你那好使的脑子把整个港黑玩得团团转,还没一个人能杀了你,真他妈操蛋地欠揍。 可是混蛋,为什么你偏偏是犯这种蠢到不行的失误而死,害我翘了三天班泡在酒吧里喝光所有酒麻痹自己别恶心到吐。   混蛋,全世界最讨厌的混蛋。

软软的肉垫抚上我有点酸的眼角,是那只很聪明的酒吧的猫。 傻猫,我又没哭啊,我怎么会为了区区太宰治哭,别开玩笑了。我低声这样说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猫咪的头,头一歪,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是一位有着胡子的先生叫我起来的,说还是回家睡吧。我想想也是,拿起扔在一边的黑风衣走了。

风有点凉,我也懒得穿外套,清醒得一点也不像喝了很多酒的一杯倒,还能走直线,还记得回家的路,还记得明天是太宰治的葬礼要早起,身体里每个细胞都清楚地知道太宰治死了,而且我的房子不会再被非法入侵还被臭不要脸地借住了。我抬头,看见一轮很美的满月,于是驻足。

是错觉吗,好像没有那么冷了。

*太宰的灵魂视角

我好像是死了。  人死了原来还真有灵魂啊,但是没有美丽的小姐能看见我,不能和美人殉情真是令人悲……对了,我已经死了。   实在是太无聊了。我原本期望死亡是虚无,能从这个无聊的世界解放,没想到结果是作为谁也看不见的孤魂野鬼在到处游荡,好无聊好无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多活几天。

我瞎逛了好几天,走遍了横滨大大小小所有地方,最后阴差阳错撞上了安吾,如果不是连身上的绷带也没有实体的话,真想这样把他勒死犯一桩完美犯罪好好为难为难乱步桑。  Lupin...,我也很久没来过了吧。啊,是大姐头啊。习惯性打个招呼,红叶大姐却直接穿过我半透明的身体离去。她怀里的孩子,好像是那时的女孩吧。我胡乱想着,跟着安吾进了酒吧。

等等,我为啥要跟着他?!刚想转身离去,我却注意到了浑身酒气的小矮子。  哎呀哎呀,中也居然为了我喝成这样,难得一见。我的兴趣被勾起来,坐在中也面前的吧台上试图拿调味料放进蛞蝓的酒里。      当然拿不起来啦,好遗憾。我百无聊赖地坐着,还把脚翘起来踩在中也脸上。哇,原来连这样都不会有感觉啊,要换成活着时中也不得打死我。

“我想让你做一份太宰治的死亡档案。”

我收起笑,眼睑沉下,这还真是恶劣的玩笑啊,中也。

然后的事我也没心思看下去,随意在酒吧里转着,也不走,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走。最后我还是转到中也面前趴在与他相对的地方,盘算着一会该去哪,一抬眼看见小矮子久违的笑眼。  我也好像跟着笑了。

我记得十二岁我和中也刚认识,我被这个笑容彻底征服。不是一见钟情那种烂梗,而是由衷地感谢神明创造这种笑容。  我怎样也学不会那样笑啊,那种仿佛将完全的信任托付与人,充满着希望和春樱一般的笑容。   好羡慕。我这样想着。  像笨蛋一样,我这样说着。  中也一辈子都不要对别人这样笑才好,我暗暗想着。中也后来确实不再这样笑,我的谎话起了作用。我曾经私底下认真对着镜子学过,怎样都不能把双眼笑成那样好看的弧度,我一开始就知道这是徒劳,我永远也不会真正那样把信任这种东西托付出去。中也那样子笑,只让人心颤,让人由衷相信世界充满希望,而我笑得像个小丑,故意讨人嫌惹人发笑。   我假笑时眯起眼和中也真正笑起来很像,也莫名讽刺吧。

醉成那样还骂我,不愧是中也。我揉着那个手感很好的脑袋,一根头发也没弄乱。  “傻猫”突然变成了人形,是夏目老师啊。夏目老师低头看着中也,轻轻说:“那个太宰,是个好孩子啊……你也是好孩子呢。”     然后中也被他叫起来,拿了黑风衣就走,我跟在后面,回个头,别扭到不行地说了声谢谢。  先生听不见真是万幸。

我这姑且也算是学会好好道谢了吧。

蛞蝓为什么喝醉了居然能走直线,明明原来耍酒疯都能把我家砸了。。。我跟在中也后面,几乎习惯性地和他回家。突然中也停了下来,抬头看着月亮,我也跟着抬头。

是满月啊。我低头看着眼角微红却丝毫没有泪光的中也,私心又往前走了一步,让我半透明的身躯包裹住中也,像是把小矮子嵌进我身体一样。我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角度,使中也呆在我的“身躯”里,我不知道这样有何意义。

今晚月色真美啊,中也。    然而他并没有听到这句话,虽然我确实说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