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无

【双黑/太中】 搭档01

*太宰死亡预警

*多人第一人称

*ooc预警

一  *安吾视角

到酒吧的时候,我并没有急着进去。我伫立在酒吧门口,看着那个仿旧的酒吧招牌“Lupin”,那是我和太宰君还有织田喝酒的地方。 至少在织田死之前是这样的,我很久没有来过了。

身穿素色和服的尾崎红叶缓步走出,怀里抱着一个沉睡的黑发女孩,瞥了我一眼就径直离去。我礼节性地点了点头算打个招呼。在我离开黑手党前如果不是与太宰君相交,恐怕这位端庄艳丽的干部女士根本不会知道我。我这样想着,走进了酒吧大门。

酒味太重。 酒吧陈设变化无几,只是物是人非。我坐在正在喝着琥珀色酒液的男人身旁,开口问道:“港口黑手党的中原先生,找我有何贵干?” 男人像是刚注意到我,歪头看我一眼,嗤笑道:“好歹也是旧相识,不能找你喝酒?”中原先生周身酒味太重,像是在酒里泡了三天三夜,闻不惯酒味的我皱起眉头直截了当地转移话题:“那女孩……尾崎女士抱着的是太宰君的女儿?” 中原中也一仰头饮尽酒杯里的酒,不急不慢地又倒了一杯,才缓缓说道:“啊……你看到了啊,那孩子太黏人,非要跟着来……什么,太宰治的女儿?别开玩笑了,她身上要是有,呃,一滴太宰治的血老子都能闻出来!”

原来不是吗。 为了亲生骨肉不顾一切用身体挡住炸弹,至死都把女儿护在怀里的这种戏码,果然也不是太宰君的风格啊。我垂下眼睑,默默说:“您总该告诉我您叫我来的目的了吧。”中原中也手撑着下巴,嘴角勾起一个邪气的弧度,一字一句地说:“我记得你以前是在组织里做文书工作的,对吧?”

“我想让你做一份太宰治的死亡档案。”

我瞪大了眼睛,怎样都没想到是这样一个请求。“当然,也不是白让你做,这个数?”他伸出三个手指,懒懒地在我眼前挥了挥。“太宰君……太宰君他…生前并未原谅我。”男人又笑了,笑得有点恶作剧的意味,“对啊,老子就是要最后恶心他一把。”

我无言以对,端起酒吧老板不知何时拿来的装着番茄汁的杯子,晃了晃没有喝。我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明白了。”我准备起身离开,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回头又拿了一只杯子,倒了点威士忌。我把酒杯缓缓举高,干涩的喉咙吐出几个简单的音节。

“敬,双黑。”

我把杯子放回吧台,头也不回地离开。走到酒吧门口时,我却突然听见一直缄默的酒吧里传来一声大笑,“对,敬双黑!”

夜深了,那杯酒在胃里烧的厉害。我说不清自己是否愧疚,用太宰君的挚友织田的性命换了自己,我也永远都不再会得到他的原谅,而且,我也再不会回到Lupin酒吧了。

评论

热度(8)